车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关破获新中国禁毒史上最大走私海洛因案

发布时间:2020-03-23 10:35:19 阅读: 来源:车镜厂家

让我们一起携手共筑禁毒的堤坝

6月25日海关总署在广东虎门销毁海关查获的毒品中,黄埔海关去年在“109”系列特大毒品走私案中查获的走私海洛因1033.36公斤在此次活动中销毁。该系列案由4起特大案件构成,是新中国禁毒史上查获走私海洛因数量最大的案件,海关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

黄埔海关表示,作为国家进出境监督管理机关,该关将始终保持打击毒品走私的高压态势,继续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作贡献。

疯狂的石头

去年10月,黄埔海关对广州长舟公司的进出口情况进行调查,发现该公司与境外有过多次联系,商谈过大理石进口事宜。海关风险管理平台显示,该公司进口的大理石存在着重大风险。海关迅速锁定该公司,并对该公司进口的大理石进行了查验。海关发现,该批大理石外表跟普通的并无二致,但有的重有的轻,用工具敲打发出的声音不同,透过手电照射有的会产生成片的阴影。把大理石敲碎后,海关当场查获788包用塑料袋包装的海洛因。通过深挖扩线,黄埔海关在此案中共查获走私海洛因545.28公斤。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一块块大理石被敲开时,现场还是为之震惊,展现在办案人员面前的是一袋袋毒品海洛因。

从敲开第一块大理石开始,黄埔海关缉私局办案人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都在重复这个动作,不断地从石头里取出一包包用塑料袋装好的海洛因。

事情还得从2009年10月9日的一个协查电话说起。

当天下午,黄埔海关缉私部门接到广州市公安局毒侦支队打来的电话,希望协助查询广州长舟公司在黄埔口岸进口货物的情况。海关迅速开展摸查,结果未发现该公司有进出口记录。

事情本来可以到此结束,但是,联系到近年来掌握的“金新月”地区的毒情,海关敏感地意识到,虽然长舟公司没有进出口记录,但不等于没有这个公司。依托海关风险管理平台,利用多种技术手段,海关迅速获取了长舟公司的注册资料,并查明该公司业务经理与境外有过多次联系,商谈过大理石进口事宜。

莫非大理石有什么问题?“石头”开始进入了海关的视野。

循着石头再往下查,在来自境外大量的货物中,黄埔海关找到了一票大理石,货主单位为广州方海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经查,方海公司的注册时间仅3个月,为私营企业,在黄埔关区仅申报过一票货物。

企业规模小、进口货物价值低——“方海”十分可疑。在进一步调取方海公司的资料时,海关发现,这些资料内容与长舟公司竟然完全一致。原来,“长舟”就是“方海”!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这票货物存在重大嫌疑,海关立即将其锁定。

10月13日上午,海关对该票共两个集装箱的大理石砖进行秘密查验。通过H986大型集装箱检测系统扫描,没有发现异常;使用缉毒犬,也没有反应。海关最后决定实施人工查验,当打开大理石箱时,办案人员开始发现藏在石头里的秘密:石头的外形都一样,但是有的略轻、有的略重;用工具敲打,产生的声音大有不同;透过手电光,发现重量轻的、声音哑的有成片的阴影。

情况很不正常,石头里有猫腻。

把大理石敲碎后,成袋的海洛因顿时呈现在办案人员面前:海关当场查获海洛因788包,共318.35公斤。黄埔海关缉私局将此案命名为“10·09”特大毒品走私案。通过侦查扩线,案件侦办人员顺藤摸瓜,在一藏毒仓库再次查获海洛因226.93公斤。

“秋风”劲吹

“10·09”案件查获后,在紧锣密鼓查办案件的同时黄埔海关果断决定,从10月13日开始,在全关范围内迅速组织开展一次代号为“秋风”的打击毒品走私专项行动,重点对来自“金三角”、“金新月”等毒源地的进口货物进行地毯式的分析排查。

通过迅速开展分析排查,10月13日当天,海关就锁定一票可疑货物。当晚,在黄埔新港集司码头一票货物中,海关现场查获夹藏在大理石砖中的海洛因460包,共232.92公斤。后扩线查获海洛因73.66公斤,此案共查获海洛因306.58公斤。

海关介绍,“109”系列案全部发生在货运渠道,而货运渠道毒品走私案件突出的特点就是人货分离,侦办的最大难点是抓人难、取证难、扩线难。“10·13”案件案发后,摆在海关面前的只有几张简单的报关资料。毒贩躲在境外,行踪非常隐蔽。

对此,海关案件侦办指挥部提出“利用成果,深挖扩线”和“突出重点,双管齐下”的总体思路和策略,兵分两路,一路查货,一路找人,迅速查清了涉案的货物去向。同时,立即控制国内货代公司,利用他们,通过网络与境外毒贩建立联系,从而牵着毒贩的“鼻子”走。

11月3日,在海关缉私警察的“安排”和“指挥”下,负责接货的毒贩入境了。海关案件侦办指挥部决定寻找最佳时机,实施抓捕。

11月4日上午,两名毒贩如约到仓库看货,在化装成翻译和保安的海关缉私警察“陪同”下,毒贩查看了货物,满意地离开了仓库。

11月5日上午10点,毒贩自己来到仓库,半小时后提着3个电话盒走了出来。是取毒品还是拿电话?一旦判断失误则前功尽弃,海关案件侦办指挥部决定耐心等待,继续跟踪。

中午12点,毒贩回到酒店。乘毒贩去大堂打电话之机,海关缉私警察密搜了房间,发现电话盒中藏的就是海洛因!

12点05分,毒贩回到房间。一声令下,海关缉私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去,将毒贩按倒在地,现场缴获海洛因6包。两名毒贩很快指认现场,并取出藏在仓库中的剩余毒品,供述了走私毒品的犯罪事实。

“亮石”毒踪

海关表示,在“109”系列案的4起案件中,有一起案件很特别,这起案件的毒品夹藏在“亮石”中,非常隐蔽。

2009年11月10日,在“秋风”专项行动中,依托海关监管优势和风险管理平台,通过分析排查,一票申报为“亮石”的进口货物引起了海关的高度关注。

结合已查获的两起案件的查办经验,海关深入分析认为,从货物源头来看,该票货物同样来自毒品走私敏感地区;从进口商品来看,货物申报品名为“亮石”。又是石头!

海关介绍,“亮石”在我国俗称“滑石粉”,产地主要在中国,一般只有出口没有进口,黄埔海关关区自2006年以来就几乎没有进口记录,即使有极少的进口也是经深加工后的高端产品;从经营单位来看,几个相关企业均是“杂牌”公司。该票货物存在走私毒品的重大嫌疑!海关立即实施布控!

11月11日开始,海关对存放在黄埔老港广裕码头的该票共5个货柜的货物,秘密进行了全方位查验。过机检查,没有发现异常;再开柜查验,还是难以判断。11月20日,海关实施人工查验,先人工打开通道,后缉毒犬出动,很快犬只就作出反应,海关缉私警察立即开包检查,敲开“亮石”,毒品惊现。是彻查毒品,还是5个货柜全票复原?这是摆在海关面前的重大问题。海关案件指挥部迅速决定暂不清点毒品数量,全票复原。11月25日,在海关缉私警察的“指挥”和“护送”下,货物顺利通关,并运抵佛山市顺德某仓库存放。11月25日至12月7日,境外毒贩与境内货代持续保持正常联络。然而,12月7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双方联络突然中断。是行动暴露了,还是毒贩的疑兵之计?海关迅速组织分析排查和研判。在前期两起案件连续查获海洛因800多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15人的情况下,海关案件侦办指挥部判断,境外毒贩肯定已有所警觉。但是,走私毒品数量巨大、价值高昂,在没有证据证明海关已盯上这批毒品的情况下,他们是否愿意放弃呢?海关案件侦办指挥部决定,继续加强监控,耐心等待。

境外毒贩还是按捺不住,12月18日,毒贩与国内恢复联系,告知收货人已到境内。海关立即开展分析排查,迅速锁定目标。原来,收货的毒贩已于12月17日“悄然入境”,准备收货、出货;同时,境外买方也已通知境内几名非洲籍人员准备接货。12月18日下午,为试探虚实,狡猾的毒贩大摇大摆地来到仓库查看货物,并取走3袋粉末状亮石,交给非洲裔犯罪嫌疑人。12月19日,毒贩在宾馆闭门不出,多次与境外通话,接受指令。12月20日中午,毒贩自己找来运货车,直奔仓库取货。

形势急转直下,战斗一触即发。海关案件侦办指挥部当即决定,集中指挥,加强监控,充实翻译人员,选择有利战机,适时行动。为进一步严密监控,海关缉私警察化装成搬运工与毒贩“亲密接触”,根据毒贩指令在仓库挑选货物,并将没有藏毒的部分亮石装入运货车,运往新的仓库。

两次取货都没有风吹草动,毒贩终于决定放手一搏。晚上9点30分,在化装成搬运工的海关缉私警察“协助”下,毒贩将部分藏毒亮石搬入第二辆运货车,并在缉私警察贴身“陪同”下,亲自押车直奔广州市白云区某仓库。

子夜决战

亮石卸入仓库后,毒贩再显狡猾本色,将“搬运工人”全部驱离,并与4名黑人男子进入仓库,反锁大门。

时间已是12月21日凌晨。毒贩在里面干什么,是不是在取毒品,如果是,又进行到了什么阶段?这些情况海关都一无所知。一旦时机选择不准,必将前功尽弃,海关冷静分析,决定严密侦控,耐心等待。

在境外电话指令下,毒贩开始从货物中找毒、取毒、清点……可以断定,毒品已经取出,正在核实重量、进行交接。

最佳战机来临。凌晨1时13分,“立即行动!”一声令下,早已埋伏在仓库外的海关缉私警察迅速破门,冲入仓库,现场人赃并获,共查获海洛因43.25公斤,缴获铁锤、裁纸刀、包装袋等取毒工具一批。随后,通过紧张细致的毒品清点工作,海关再次查获存放在顺德某仓库的海洛因10.25公斤。该案共查获海洛因53.5公斤。

在上述案件正在紧张侦办之际,“秋风”行动再次传来捷报。通过情报分析排查,2009年12月1日,黄埔海关在黄埔新港集司码头一票申报转运的货物中,,一举查获夹藏在大理石砖中的海洛因512包,128公斤。

上述案件中查获的走私海洛因于今年6月25日在虎门已销毁。

单臂材料拉力试验机

数显压力试验机代理厂家

试验机X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