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经济即将浴火重生

发布时间:2020-07-21 10:10:25 阅读: 来源:车镜厂家

《投资者报》专栏文章,尚未发表,谢绝转载

放眼当前,欧债危机仍在肆虐,发达经济体一片萧条,新兴市场经济体也笼罩在经济增速放缓的阴云里。全球经济增长这架曾经拥有双引擎(美国与中国)的飞机似乎失去了动力,国际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正在加剧。整个世界经济都在重蹈日本的覆辙吗?其实未必。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已经在重塑增长动力,有望在未来两三年间浴火重生。

诚然,本轮全球金融危机肇始于美国次贷危机,也的确沉重打击了美国的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然而,金融危机在打击了美国的同时,却更加沉重地打击了美国的一批竞争对手,例如欧元区、英国与日本。中国虽然受危机直接冲击较小,却对危机作出了过度反应。无论是财政的4万亿刺激,还是天量的国内信贷,都埋下了新的风险隐患。更为严重的是,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推迟了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之路,从而使得中国是否能够在未来十年维持经济高速增长变得更加不确定。换句话说,次贷危机的爆发并没有使得美国经济站在更为不利的起跑线上。

比起欧元区面对危机冲击时的反映迟缓,美国政府无论是在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方面的危机管理都更加迅速,其结果是需要的政策力度和政策成本反而更小。例如,尽管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的时间早于欧洲央行与英格兰银行,但迄今为止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膨胀规模却小于后两者。

作为危机源头的美国房地产市场,目前已经开始复苏。美国的平均房价目前已经回落至更加合理的水平。新建住房的销售拐点已经出现。房地产投资增速也开始反弹。

作为几年来痛苦去杠杆化的结果,无论是美国居民部门、非金融企业、金融机构的杠杆率还是美国全社会负债占GDP的比重,目前都已经显著下降。相比之下,目前欧元区与中国的去杠杆化还未真正开始。

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的地位,以及美国金融市场在全球范围内的重要性,在本轮金融危机中显露无疑。无论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还是欧债危机爆发后,全球资本都会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选择流入美国国债市场,推高美元并压低美国国债收益率。目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1.5%左右。国债收益率走低也降低了美国的长期利率。例如,美国30年房贷利率目前也相应降至4%左右。

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试图努力进行调整,以恢复其高端制造业的竞争力。这一努力目前看来已经取得一定成效。2011至2012年期间,美国制造业、专业与商业服务行业、教育与保健服务行业的新增就业量均显著高于此前10年的平均水平。

更为重要的是页岩气与页岩油的革命可能重塑美国的能源格局。目前美国的能源结构中,原油占35%、天然气占25%、煤炭占20%,核能与其他能源占20%。随着页岩气与页岩油开发力度的加大,预计2012年页岩油气在美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可能上升至10%以上。未来3年内,美国能源可能实现基本自给,并成为天然气等能源的净出口国。

页岩油气对美国能源格局的重塑首先有望缓解全球油价波动对美国经济的冲击,降低了美国经济在未来遭遇滞涨的可能性。其次,页岩油气的开发也有望改变美国的工业格局,美国在石化相关领域的竞争力将显著增强。再次,美国对进口能源依赖程度的下降可能改变全球的地缘政策格局。美国过去作为全球原油市场上价格稳定者与秩序维护者的角色可能弱化,而未来美国通过操纵全球原油市场来打击其潜在竞争对手与潜在威胁者的可能性在上升。必须指出的是,美国对进口原油依赖程度下降,对中国这种对进口原油依赖程度较大的国家而言,未必真是好事。

当然,美国经济的前景也并非一片坦途。近期内美国经济依然面临着两大挑战。一是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二是政府财政赤字与债务问题。美国国债总额在今年年底将重新到达新的上限,而美国财政将在明年年初遭遇“财政悬崖”的冲击。如果现行各种安排保持不变,则新的财政年度内美国政府不得不削减的赤字将超过6000亿美元,对GDP的拖累接近4%。由于目前美国正处于大选年度,民主党与共和党在财政与债务问题上可谓寸土必争,不会轻易让步,双方达成妥协的难度较大。这也为短期内美国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相比之下,美国经济的增长前景依然好于欧元区、德国、法国、英国与日本等其他发达经济体。一旦未来美国经济强势复苏,美联储进入新的加息周期,国际资本流动的大幅逆转则可能将已经完全开放资本账户的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重新拖入金融危机的泥沼。

美国政府打击潜在竞争对手的策略和手段也相当高明。近期无论是对LIBOR丑闻的调查,还是对金融机构参与洗钱活动的争端,其主角基本上都是英国的商业银行(巴克莱、汇丰、渣打、苏格兰皇家银行)。尽管笔者并不喜欢阴谋论,但这一系列事件,难道都与纽约和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之争没有丝毫联系?

一旦全球陨落、美国复苏,世界经济的多极化是否会重新逆转为单极化?国际货币的多元化是否会重新沦落为美元独大?国际金融中心的多元化是否会复归为纽约独尊?我们在消极等待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思考如何确保中国经济的崛起进程不遭遇停滞与阻碍?对本国经济的过于乐观,对美国“衰落”的过于不屑,这种阻碍自己进行痛苦结构调整的虚妄情绪,何时才能真正消除?我们是不是会再次错过危机提供的“时间窗口”?改革的共识正在凝聚,但真正的决断则需要大勇气与大智慧。

注:本文的写作得益于与黄海洲先生的讨论,以及钟伟先生的文章《美国向上 中国向哪?——从美国页岩气革命说起》。作者文责自负。

开发ios入门

ui设计自学

微服务

python的测试框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