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租金上涨电商冲击小商户日子难过

发布时间:2020-01-14 17:44:05 阅读: 来源:车镜厂家

4月20日兰州市南环路一商铺打出商铺出租广告。

本报首席记者 裴强 摄

兰州沿街铺面多以餐饮业和服装饰品以及一些低端服务业为主,在商铺租金上涨和电商的夹击之下,生存已显困境。

本报首席记者 邱瑾玉 实习生 卢俊君

铺面租金上涨

一张招租信息贴在了茶色的玻璃门上,甘南路西端一家口碑还不错的面点连锁店春节后关门歇业了。

2014年续租的时候,房东告诉这家面馆的老板,明年房租还得涨,而且房租合同必须一年一签。为了应对房租上涨,这家面馆一碗面已经卖到了16元,面馆老板说,再涨价就是“找死”,不涨价就得“赔死”。

租金年年涨,合同签一年,在兰州临街商铺地产界已成常态,小本经营的商户面临生死抉择。

城关区金石巷有一家不起眼的面馆,刘项力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光顾一次,他说自己很喜欢那个味道。4月16日中午时分,刘项力年后第一次光顾这家小店,吃完一碗面,他递给面馆老板11元,转身欲走。老板笑着说:“春节后又涨了1块钱。”

这家面馆呈三角形,面积15平方米,煮面的大锅就支在门口台阶上,逢着饭点,食客们只好端着碗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吃。

经营这家面馆的老板是一位中年男子,早年做过化妆品生意,后来转行做了小餐饮。他记得很清楚,一碗面11元的价格只维持了2年8个月。这位面馆老板说:“我们也是没办法,现在租金上涨太快了,我们只有涨价了。”最近他与房东新签了一年房租合同,“你觉得这15平方米一年租金多少钱?”面馆老板笑着自顾自地说,“11万呐。”

这家面馆地处张掖路附近的商业圈,周边聚集了不少写字楼和大型卖场,人流密集,商铺租金逐年上涨倒也不难理解。但是这种猛涨的趋势正在蔓延,一位商铺租户说:“现在的房东只要是个铺子就敢要很高的租金。”

郭维夫妇在酒泉路一略显偏僻的巷子里经营一家理发馆已逾十年,年后他也是接到了房东涨房租的通知。郭维说:“现在的房东强势得很,不接受租金的价格,你就得搬走。”郭维本来只租了临街的一间房子,但是最近房东告诉他,要么让其把整套房子租下,要么就搬走,后面还有人等着租。郭维的理发馆都是一些老顾客,生意做久了,好多也成了朋友,他最后决定还是把整套房子都租下,这样一来房屋租金成本一下子涨了不少。郭维说不少老顾客也抱怨怎么突然就理个发15元了,郭维不得不耐着性子向每一个问起的老顾客解释一遍,好在大家都能理解,但是几乎每个人都抱怨现在的房东太狠了。

铺面租金上涨的势头正在由中心城区向周边蔓延。

赵彩丽和丈夫在雁滩经营着一家面积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婴幼儿服装店,现在店面的租金也涨到了一个月4000元。赵彩丽说,因为这是单位的房子,房租涨得算慢的,五年前刚接手时,这里的租金是2000元一个月。赵彩丽说,现在的服装生意难做得很,大家都愿意去网上购物,生意一直难有起色。现在一个服装店的生意养活不了一家三口人,他丈夫去年就干起了送快递的活,收入倒比开店好很多。赵彩丽说如果不是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她也宁愿出去打工。

和平镇的一家化妆品店的负责人袁女士也抱怨租金每年都在上涨,“最近这4年以每年1万元的速度在增长。”她无奈地说,“2011年,50平方米的商铺年租金才2万元,到了今年已上涨到6万元,租金带来的压力真的很大。”

相比高昂的铺租,房东们对铺租未来持续上涨的预期也加重不少租户的忧虑,在目前兰州铺租市场,基本上都是一年一签合同,前述金石巷一家面馆的老板说:“现在的房东谁和你一签几年?都等着下一年涨铺租呢。”

电商夹击铺面行业分化

兰州沿街铺面多以餐饮业和服装饰品以及一些低端服务业为主,在租金和电商的夹击之下,生存已显困境。

相对来说,电商对餐饮业没有多少影响,他们面对的压力更多来自于租金。一位饭馆老板告诉记者,“餐饮行业应对租金上涨的唯一办法就是涨价,人总是要吃饭的,再不济了,就自己辛苦点,少雇几个服务员,也可以节省不少成本。”

陈方元三年前在永昌路租了一间10余平方米的小铺面,卖炸土豆片和冷饮,当时的租金是每个月2000多元,去年涨到了3000多元,春节后再次涨到了4000多元。年年上涨的租金让他受不了,春节后他让唯一的一位服务员也回家了,让自己五六十岁的父母代为经营。

而服装饰品类店铺除了租金上涨的压力,还要面对来自电商的冲击。

服装饰品类实体店的经营者面对电商的冲击,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张卫2013年下半年在甘南路开了一家时尚男装店,生意一直很淡。好在店铺正好挨着一个住宅区的大门,没过多久,他就利用店铺里的一点空地兼营了奶制品,这才提升了店里的人气。

张卫很快发现,这种混业经营也很难挽回败局,合同到期后他选择退出。

“这是我第一次创业,但是结果太失望了。”张卫说,他开店之初预料到了电商对于服装行业的冲击,但是他始终觉得大家购物不光看重价格因素,店面的设计和服务也可以吸引顾客,经此一遭,他意识到眼下大家最在乎的还是价格。

像张伟这样在繁华路段开服装店的商户很多都面临着相似的困境。“在电商时代,我们很难通过涨价的方式消化租金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张伟说,“也许撤出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另一些低端服务行业,只要电商无法形成冲击,往往会选择涨价这种最有效的消化成本压力的方式。在永昌路南口,一对夫妻经营着一家修鞋擦鞋的店铺,在2元擦鞋已经很少见的情况下,他一直坚持到了2014年年末,现在这里一次普通的擦鞋价格也涨到了4元。

在电商和租金上涨的压力下,一些难以为继的商户不得不选择退出。行走在街头,看到不少店铺挂出了转售转租的信息。有业内人士解释,为什么看上去街头转售转租的店铺很多,但是租铺租金并没有下降,其实每一次商铺转租转售都是一次获利的机会。

甘肃佳和拍卖组织了多次商铺拍卖会。4月18日,该公司组织的一次商铺拍卖因报名竞拍的客户太少临时取消。该公司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这并不意味着兰州商铺市场走向低迷,在黄金地段,商铺租赁价格依然呈持续走高的趋势。

小商户的抉择

铺面租金年年涨,是许多商家近几年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面对租金的压力,是否该涨价,困扰了各个行业。记者近日走访了解到,多家商户都表示不太敢提价,反而是通过降价活动来提升人气。为了增加客流量,餐饮业还与美团网、饿了么等团购网站合作,推出团购特价餐。有餐厅经理表示:“我们曾经一提价就没客人了,生意差得太明显了,谁还敢提价?”

商铺租金价格上涨,但售价却不敢轻易上涨,让做小本生意的个体户叫苦不迭,房屋租期到,是继续做还是放弃,成了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续租,他们要面对难以承受的租金,如果放弃,之前的心血将付诸东流。

高先生老家在东北,早年和妻子在广西开过餐馆,由于各种原因赔得血本无归。后来,夫妻两人转战兰州,迫于经济压力,只好做起摆地摊的生意。7年多前,他开始下定决心重操旧业,“我本来就是厨师,所以就开一家有东北特色的小餐馆”,“开餐馆总比做摆地摊赚得多。”

要让餐馆生意更好,就需要找一个好的地段。考察半年后,通过东拼西凑到处借钱,他在和平镇兰州商学院附近咬牙租下了一间近100平方米的铺子。

“刚开业时生意还是很好的。”高先生说,学生吃饭都喜欢新鲜感,新餐馆开业,每天都有很多学生到他那里吃饭。由于味道和价格都还过得去,加上地理位置好,高先生的餐饮店在吃饭高峰时期,一张桌子的翻台率可以达到四五次。

为了节省成本,一开始餐馆里就夫妻两个人。陈先生是大师傅,妻子则从买菜、择菜、洗菜、切菜,到招呼客人、上菜、结账、收碗、擦桌子样样都干。当然看着妻子这么忙碌,陈先生也是一有空就顶上。“没有做过餐饮业的人,是想象不到我们当时的辛苦的。”

由于高峰期忙不过来,再加上妻子身体的原因,高先生雇了一个人给自己打下手,又雇了一名服务员。随着时间的推移,菜价成本不断上涨,雇佣成本越来越高,最主要的是房租连年攀升,使经营成本越来越高,收入越来越少。“7年前,一盘土豆丝是3元。现在,虽然是9元一盘,可对我们来说利润是减少的,土豆变贵了,人工工资提高了,房租涨了不止3倍,”高先生深吸了一口手上的烟,神情黯淡地说,“上个月,我就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现在面临的是“三高一低”的困境,房租高,工资高,原材料成本高。高先生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就算转让还要给房东交10%-30%的转让费。(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责任编辑:HN666)

海外就医

名医汇

挂号有哪些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