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7:52 阅读: 来源:车镜厂家

一口气憋得我难受,不觉咳起。

这一咳便再也止不住,直至咳出血。

我将掌心托起,血顺着我的指缝流下,触目惊心的让人不敢睹目,我却苍白大笑,嘴角处不时也有血水淌下。

父亲惊慌起,怒气迅即敛收,快步过来扶我:“韵儿……!”

他满脸是歉意。

我望着他,眸里满是疏离。

他有多久没这样唤我?若有大概也只是在三岁前吧!本来我是指望这趟回来让他好好疼我的,可他一见面竟给了我这么一份大礼,很好!这一巴掌,已将我和他之间的父女情份折断。

我闭上眼,不理他。

廊道上陆续传来脚步声,细碎的皮鞋后跟磨着光鉴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不用问自然是那三位姨娘。

“你走吧!”我对父亲说。

父亲脸色青白交替,表情十分痛苦。

或许那一巴掌让他后悔了,搁在空中的手紧拢了许久,才不情不愿地收回。

那三位姨娘已站在居室门前,瞧着我们父女俩的狼狈样不时目瞪口呆。

“做什么!都他妈给老子滚!”父亲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平日在营里他是头头,脾气火爆的出了名,那些部下见了他,说话都是缩着脖子的,只怕一不小心惹毛了这位火爆督军,脑袋搬了家,十分划不来。

如今在府里,多数是女眷,他的脾气算是收敛了些,可是一旦作起,已是丝毫不留情面,搞不定将枪膛一推,会毙了谁。

如今赶上此番尴尬,让人瞧去,依他的脾气随时都会拉一个毙了。

三位姨娘大气不敢出,被他这么一吼,多看一眼都不敢,沿原路散开。

之后来了几位军医,将我受伤的手掌包起,又给我打了针破伤风,可就是对我这陈年旧疾的咳血束手无策。

“大帅!大小姐的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只能暂时用药控制住,要除病根,有点……”

父亲伸手示意他闭嘴,脸色却越发难看。

他站在我床前,眼睛却望着窗外,大概回想起十多年前那位道长的话了。

心间一窒,连身躯都开始摇晃,若非扶住床栏杆,我想他铁定摔倒。

我没同情他,这是他自找的。

之后几日,我一直昏昏欲睡,也不知是服了药的原因,还是这屋子让我嗜睡。

迷糊中,我看到屋里升起了烟雾。

那雾一点点漫开,直至将屋子遮得如同幻境。

我听到雾中有人唤我,便拔了输液针寻了去。

雾里不时露出一双三寸小脚,小脚套在一双绣满兰花的软缎鞋里,往上是条红色大襟裙……

我眸眶一涩,忍不住唤了声:“娘!”

母亲却没有回应,我继续在雾里寻她,终于看清了她的背影,她却有意在躲着我。

我追了过去,母亲却越跑越快,直至从墙里穿过。

我呆忤在原地,适才想起母亲已经过世,如今她来找我,定是有心愿未了。

我思虑再三,决定鼓起勇气朝墙壁撞去。

说来也怪,那墙居然没看起来那般坚实,似乎只弹了下,我便穿破了它。

墙那边是另一个世界,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死气沉沉的灰,反倒色彩丰富明艳夺目。

云彩深处,掩着座座巍峨宫阙,古筝笙歌不时传来,可见仙娥臂绕罗带正在殿中翩舞,众仙举杯围坐,笑声不止,不时将倒影一一映在瑶池碧水中。

池中暗荷飘香,顿时让我心神大开。

不知不觉步入殿中,见殿上坐着神王神母,见我一来,那二人立即搁下金樽,说:“绛珠草,此去人间可有收获了?”

我嘻嘻一笑,以为他们是在质问别人,抬首一望见众仙皆望着我,适才觉得话是冲我说得,赶紧回说:“绛珠草是谁?”

众人呵呵大笑。

有一赤脚胖仙突然离开席座,将一面鎏金铜镜扔给我:“自己看吧!”

我拿着铜镜,只觉一道金光拂开,那镜里不时现出一株碧绿仙草。

不知为何我总觉很亲切。

那仙草长在瑶池岸边,每日都沾尽瑶池仙露,长势极好。可它却不自觉叹息:“纵是天宫再好,也不及人间一世!”

它的叹息,让身边的灵石听了去。

这灵石本由女娲所创,当初女娲在炼制补天石时,不料炉温没控制好,其中一块补天石被震出了炉,碎成几块,说来也巧,这其中一块竟落在了瑶池岸边。

这补天石不仅含着女娲的精血,还沾尽滛池仙露,所谓汲了天地所有灵气一身,早已修成精,可它却因当初不能与同伴去完成补天大业,有些自形惭愧,日子一久,很是消积无常,它封塞五官,终日痴睡,直至绛株仙草的叹息将它唤醒。

乍听人间,灵石来了兴趣,一骨碌纵下瑶池,洗去一身埋伏的尘埃,又帮绛珠草浇了点瑶池仙露,笑着冲它说:“我倒可以帮你!你且在此静候佳音!”

灵石离开瑶池去了青埂峰,这一别便是千年。

两人再相见已在人世,便是《红楼梦》里的那遭。

可惜那一世绛珠草至死没能认出灵石,它心有不服,于是待神魂归位,便求神王神母再让它入世走一趟,若还不能认出灵石,它便自毁了神魂,消迹于尘世。

我只觉头痛欲裂,望着手中的神境,不知所以。

若我是绛珠草所化,那灵石又是何人?这与我现今的生活又有何关系?

我只是来寻母亲的,怎会遇上这类事!

众仙望着我大笑,笑声充塞着我的耳鼓,我头疼地捂起耳朵。

殿里仙雾不时移动,我只觉脚下一阵生风,看时,已被一朵云驼着飞离殿堂。

那云越飞越高,越飞越快,直至飞到一座山峰前停下。

那山峰满目青葱,却高耸入云。入眼处可见鲜红醒目的“青埂峰”三字。

脚下的云突然散去,我被直直地扔入青埂峰,那山峰摇身一晃,却化作一条巨大的青蛇,那青蛇张着血喷大吐,看样子势在必得,我拼命挣扎才摆脱那青蛇。

不料臂上一麻,低头一看,那青蛇不知何时已在我臂上咬了一口……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有好几章,亲们耐心看啊!有鬼,但不仅仅是鬼!未完待续喔!

汕尾市城区做年度审计报告价格

濮阳市10吨随车吊大概价格单桥随车吊厂家

陕西考试中心安检门厂家

医疗机构BDI违禁品探测系统违禁品探测门原理

8方洒水车销售

晋城电力管弧形弯头生产工艺要求

山西SN125HDPE塑钢缠绕管施工回填步骤

铁皮石斛枫斗代理商霍山石斛电话

锐凌燃气腰轮流量计厂家DN50腰轮流量计油腰轮流量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