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纽曼冲进中国银行业的美国牛仔

发布时间:2021-01-07 16:32:04 阅读: 来源:车镜厂家

曾是首家外资控股的中资银行,随着中国平安(601318)的进驻,深发展的身份不再特殊。5年多来,发生在深南大道上这座锯齿形大楼里的事,今后可能不会再在中国其他地方重演。法兰克·纽曼也将和这段历史一起,进入中国银行(601988)业开放史册。

姜要老了才辣

纽曼不太认同“cowboy”这个评价,但他喜欢中国证券报记者对“侠骨柔情”的描述。

如果对纽曼几十年来的人生作一个诗意的幻想,他的确就像勇敢的牛仔,冲进一个个问题银行,“救完火”之后潇洒离开。于是,纽曼还给自己一个称号,叫“银行修理工”。

“像我这么有经验的修理工,世界上不多。”纽曼很自信。美洲银行、信孚银行、韩一银行、深发展都被他“修理过”。“如果你乐意,我可以给你讲讲我在美洲银行做出的贡献,感觉非常的好。”

其实,在新桥投资收购深发展后,纽曼最初以独立董事的身份进入,和他在韩一银行一样,不直接参与日常经营。很快,深发展面对的问题让董事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棘手。不到半年,就要求他来亲自领导这家银行。

“我仔细思考了5分钟,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太太,太太思考了10秒同意了。”纽曼说,他长久以来对中国有着浓厚的兴趣,想想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就答应了。果然,深发展也成为他最得意的战例。

谈及原因,他归结于“因为是在中国”,问题更复杂。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日新月异,他不仅要应付已经存在的事情,还要不断应对新变化。

纽曼上任后,很快显出了“老辣”本色。他扮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角色,对银行有着实际控制权。彼时,深发展的问题错综复杂,信贷质量不佳、风险管控不到位、资本金不足……纽曼一下子抓住了“七寸”。在他到任董事长的同时,王博民也被任命为首席财务官,随后李文活又被聘来担任首席信贷风险控制官,财务和信贷实现了集中管理。

中央收权,诸侯忧心。分行行长们担心,他们今后再也发不出一笔贷款,再也收不到一笔奖金。此时,有关外资控股中资行的质疑声仍在继续。纽曼却认为,分散的风险管理模式,只要一家分行行长犯了严重错误,就会把整家银行拖垮。在财务和信贷这两个领域,必须首先实现垂直管理。很快,贷款风险得到了控制,深发展的净利润直线上升。在多个场合,当有股东对深发展拨备不足提出质疑时,纽曼总是自信的回答,自从2005年之后深发展发放的贷款质量没有问题。拨备相对此前的不良贷款是充足的。随后,他又把运营环节集中化,并启用王骥担任特殊资产管理执行官,对历史不良资产加大清收力度。

此时,年龄和经验显然成为纽曼的优势。“如果我再年轻一点可能处理这些工作就不会得心应手。”纽曼说,他总是充满自信。虽然会遇到一些很困难的问题,但最终都能解决。

是绅士更是硬汉

“noble。”一名长期跟随纽曼的女员工仔细想了想,最后决定用“高贵”这个词来评价他。这名女员工想起了一件往事,在她怀孕的时候,一天下午纽曼打开门很严肃地说银监会出了个新规定。她顿时紧张起来,问是什么内容。纽曼笑了,说“怀孕女员工不允许5点半以后还坐在办公室里”。

纽曼似乎轻而易举就能俘获人心。就在表决“平深恋”的股东大会上,七十多岁的股民老张认真地看着各种材料,准备提出自己的问题。他是深发展的老股东,最近几年参加股东大会已经成为他的享受。“这可是个人物。”他指着台上正在演讲的纽曼,“他是美国前副财长,有本事也尊重我们,他一来我就看好他”。

然而,他的内心更是一名硬汉。在他担任董事长8个月后,时任行长的韦杰夫就辞职了。有人猜测韦杰夫离开与深发展那笔15亿不良贷款有关。纽曼明确否认。“他是一个很好的人。”纽曼说,但深发展当时面临的挑战异常严峻和复杂,韦杰夫处理这方面问题缺乏经验。

在行长一职空缺一年后,曾参与新桥投资收购深发展的肖遂宁走马上任,也引发了外界一些揣测,纽曼不以为然。“我面试了非常多的候选人,我会把我认为最好的人提交给董事会来审议。”纽曼说,虽然深发展内部也有人具有潜力,假以时日可以做行长,但当时还不足以担当重任。他看中的是肖遂宁的能干和经验,后来也确实证明当初的选择完全正确。

在担任独董期间,纽曼还负责董事会下辖的薪酬与考核委员会运作,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了解员工,并大刀阔斧对人事制度、考核机制进行改革。很快,刘宝瑞、胡跃飞、陈蓉、赵娜等一批本行员工都相继提拔到了重要的岗位上。“在熟知情况的本行里提拔人才,也是我给平安银行的建议,而他们现在也正是这么做的。”纽曼认为,新股东进驻并不意味着高管一定要大换血。好的机制能让人重新焕发活力。

慢慢成长的中国通

说到纽曼的“硬汉”形象,还要提到持续一年多的股改风波。2006年,深发展抛出的“零对价”股改方案几乎遭到了所有股东的口诛笔伐。纽曼当时的一些“名言”也成为被批驳的靶子。他曾经说过,楼下只有汽车等着,而非要去幻想永远不可能来的飞机,结果也会错过汽车。

因为股改的波折,导致通用和深发展的合作未能如愿,让资本充足率这个枷锁在深发展脖子上越套越紧。“那还是我在中国待的前半段,我对中国的了解不如现在多。”纽曼说,股改在中国也是新生事物,也找不到有经验的人可以去求教。如果一切重来,会不会在股改之初就有所让步?纽曼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回到从前我还是不知道有多少我们能做的事情,所幸的是我们最终达到了彼岸。”

在深发展员工看来,纽曼越来越像“中国通”。他知道了孔子,在大家谈起这个圣人时,他蹦出一句:“孔夫子说不要迎风吐唾沫,那样会吐到自己脸上。”他的中文也越来越好,从最初只会说“你好”、“谢谢”,到后来又学会一句“再见”。

纽曼即将与深发展说再见,但他还没有退休的意思。他的下一个故事又会在哪里?

重庆沙坪坝牛皮癣治疗很好的地方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夏季到了,白癜风病情会不会传染?

重庆尖锐湿疣治疗价格多少钱

石女去上海哪家医院看好

头部出现牛皮癣怎么办

相关阅读